x、

只文不武。

红袖遮云眸,青丝染叶眉。
一弯琼浆水,再看无人归。

春雪融化月升华
萌意滴落指尖花

—送给小堂姐的诗,她的名字是当年爸爸取的,现在看来真的好有诗意,就写个藏头送给她咯

四月

我喜欢长柄伞
它可能像纸质书不如电子版方便一样
在大雨猛烈浇灌着我的伞面时
握在手里的伞柄就像夜寂无人时拿在手中的纸卷
让我心安
它们老旧、或平凡
却掌握了最真实的根源
回归自然的极简

我有一把长柄伞
和我度过这绵绵的春雨天

我这里又下起了大雨
南方的天气确实怪呢
一会儿豪爽的大雨如注
一会儿绚丽又日出彩虹
或有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
一天中的节奏就像你当日的心情
梨花带雨般惹人恋爱
刮刮鼻尖时又翘起嘴角
眸子里反的光线能照亮整个银河
整片星空都是你微笑的颜色

我曾在山涧萤火,也在山洞拾薪,都不曾发现山顶的星泉。

在连绵的山脉间,飘荡的云雾起伏不定,四处散落。就像你柔软的裙摆,溢出地毯,挤落在了能映出你精致容颜的地板上。

直到如今,夜幕下长长的公路上,经过一排排幽深的隧道时,稀明的灯光落在玻璃上向后融化,弯成雾中月牙儿,和你微笑的弧度一致,引出无穷的情话,在新世界发了芽。

《讨厌我的》

怎样走长长的路,刻在手心盖沉默

怎样望星空或皎月,琴音尽头你在侧

怎样看路边烟火,金树银花恍惚过

怎样在路灯下漫步,不想川端和你的

怎样和小熊打滚,在我诗里的草地上

怎样望你的眼眸,清澈孤独在银河

吾寐三岁不知事

右院摘墙襟肘湿

忽闻叶瓣芬芳坠

大雨化作梨花枝

我有一把彩虹伞

在今天下午的街头

在大雨磅礴的时候

在路面流成小河的下游

我有一把彩虹伞

在电闪雷鸣的天路

在行人奔跑的脚步

在淅沥沥碰碎伞面的心头

我有一把彩虹伞

是我一生都不曾会有的情人

就像雨后夕阳的街头

© x、 | Powered by LOFTER